当前位置:首页 >> 网站文章>> 行业动态

上海植物飞絮花粉集中爆发 罪魁祸首主要是法桐

发表日期:2012年5月18日

“晒出去的白衣服,一个早上就变成黄衣服”“怎么一到市中心就狂打喷嚏,绿化郁郁葱葱,怎么空气质量还那么差?”最近这段时间,本报114新闻热线陆续接到市民打来的电话,反映街头和居家附近的马路上“漫天飞雪”的状况,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各种不同的敏感物质,让人防不胜防。

记者调查后发现,由于近两年城市的绿化面积扩大,植物生长状态良好,这种由植物本身传播花粉或飘洒分泌物,亦或是病虫害带来的问题日渐明显。为此,这两天,记者跟随上海的园林专家,查看市民反映较为集中的几个区域,专家为市民提出相关出行防护建议。

出门需要全副武装

一顶自制的全包围式面纱大草帽已经陪伴吴阿姨近两周了,即便如此,这如飘雪般的飞絮仍会钻进她的面纱,导致自小就有哮喘的吴阿姨几乎不敢跨出家门一步。

近日,家住万里小区的吴阿姨被窗外四处飘扬的飞絮弄得心神不宁,久未发的哮喘似有复发的迹象。吴阿姨所在的居民小区紧邻着真华路、富平路,搬入小区四五年了,当初她就是被周边茂密的绿化和宁静的环境所吸引的。由于从小就患有哮喘,吴阿姨对于空气质量的好坏尤为关注,能生活在一个绿树环绕的小区自然心旷神怡。

谁料,现在这些树木每到春夏季节竟成了诱发吴阿姨旧疾的导火线。每年这个时候,吴阿姨所在的小区附近就会“漫天飘雪”,地面上、房间里、甚至空气中都飘散着各种白色的棉状物体。“这些东西就喜欢往人身上黏,如果什么防护措施都不做,出去走一圈,回来就变成"雪人"了。头发上、脸上、身上,到处都是,而且黏得很牢,很难处理掉。”吴阿姨心烦地说。

据吴阿姨描述,由于这些东西几乎是24小时在飞,这边环卫工人刚刚打扫干净,马上地上又会白茫茫一片。“连路边草丛里的植物都披上厚厚的"白雪",太吓人了!”无奈,吴阿姨除了出门戴口罩和眼镜,自己还用草帽和纱布做了顶特制的帽子,“不要看我这样觉得夸张,你自己出去走一圈就能感觉的到。 

如此的“飞雪”不但影响行人,也给居家市民带来困扰。吴阿姨告诉记者,她已经有两个多礼拜没敢开窗了,即使用纱窗,还是会有小的飞絮钻进来,家里地板上总是一片白乎乎的。住在真华路、富平路附近的居民,都尽量避免开关窗户。这段时间由于无法晒洗衣服,有的居民只能将衣服送到干洗店清洗。

一夜黑色车变“彩车”

若不是看车牌号码,我还真认不出这是我的,明明是黑色的车子,过了一晚上竟黄一块、白一块。”原本最见不得自己车子变脏的张先生,这两个礼拜索性放任自流放弃洗车了。

家住松江大学城附近的张先生,近半个多月来总是纠结于该不该把车子送洗。去年入住小区后,张先生对于小区的环境相当满意。不过今年开春没多久,张先生就发现,环境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但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和晒出去的衣服总是黄一块、白一块,像是被着了染色剂。张先生的那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一晚上过去,上面就遍布着黄色的粉末和白色的飞絮。一开始,张先生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,将黄色的粉末喷洒在车上,后来才发现,几乎路边停着的或者小区里的车子上不同程度都有这种粉末。

与邻居一交流才意识到,原来洒在自己车上的这种黄色粉末是一旁树木的花粉。“没想到树的花粉量那么大,怪不得这两天总觉得鼻子痒痒的。 ”张先生说。毕竟花粉人为无法控制,张先生也就坦然面对,准备待这花粉期过了,再好好地将车子洗一洗。

开车只能紧闭车窗

从浦东一路开车到复兴东路,前半段还时不时有白色的类似棉花的东西飘进来,后半段就成了咖啡色毛毛的天下了。家住浦东世纪公园附近的刘先生工作单位在衡山路上,每天开车花在路上的时间至少得一个小时。即使到了大热天都不怎么爱开空调的他,最近这段日子,总是将车窗紧闭,空调也开了内循环,为的就是避免外面的空气流通到车内。

刘先生告诉记者,可能是家里离世纪公园特别近,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植物郁郁葱葱的景象。不过这一点对于患有鼻炎的刘先生来说却并非好事,每到换季,植物各种变化,或是花粉的传播都会导致他喷嚏不止。有时候仅仅从世纪公园附近开车经过,都能连打十几个喷嚏。最近这段时间刘先生的过敏状况格外严重,基本上每天上下班都要用掉几包餐巾纸。“浦东这边是漫天飞絮,到了浦西,梧桐树的毛毛就一个劲往车里钻。”一直比较喜欢自然风的他,近一个月在上班途中都没怎么开过车窗,担心由植物而引发过敏。

呼吸道疾病患者年增20%

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炜表示,花粉在空中飘浮,极易携带包括灰尘、二英等在内的过敏源,一旦被人体吸入,很有可能直接损伤呼吸道,破坏黏膜,产生呼吸道疾病,引发哮喘复发。如若飘入眼睛,则可能产生结膜充血。直接接触皮肤,还可能出现皮炎、皮肤发痒、红斑、皮疹等症状。

就曙光医院统计,最近三年,因为受到花粉“袭击”,患上急性呼吸道疾病的病人数量每年上升20%。张主任提醒道,在飞絮严重的季节里,过敏体质的市民应该尽量减少出门的频率,尽量少去花草、树木茂盛的地方,更不要随便去闻花草。在必须出门的情况下,应配戴好口罩,尽量不要让飞絮直接接触到皮肤和呼吸系统。此外,一旦从室外进入室内,应尽快清洗鼻腔、咽喉等呼吸系统。

记者手记

植物季节更替依旧,为何我们难以承受

不久前,某幼儿园组织小朋友春游,提议去公园,却遭到部分家长强烈反对,因为担心孩子过敏,目的地最终定在水族馆。

在我们小时候,春游总是与户外相关,每一次春游之后,留在我们脑子里的不仅有谁家妈妈的凉菜好吃,还有飞扬的蒲公英、清甜的美人蕉、青涩的小桑果衣服上留下的每一点小印迹都是美好的回忆。很久没有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漫步于上海街头,尽管是带着采访任务,但走得越多就越发现,夹竹桃还在枝头、一串红依然鲜艳、法国梧桐挺拔如往昔,各种杨柳枝繁叶茂。同访的园林专家感慨,植物的物种其实没有更替,自然的形态也并没有改变,而人却越来越娇气,越来越不能适应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已经习惯了钢筋水泥的城市,边呼唤着绿色,边对其敬而远之。城市的绿化越来越好,而我们离自然却越来越远。

绿化部门

出现飞絮的行道树主要是悬铃木

上海绿化部门表示,目前,出现飞絮的行道树树种主要是悬铃木,根据上海气候特点,悬铃木是较好的行道树树种之一,应用比较广泛,冠大荫浓,夏季遮荫效果好。

每年的4、5月份悬铃木果球开裂,就会出现飞絮,悬铃木的果毛可能会引起一些行人的短暂不适。针对悬铃木果毛问题,市绿化部门都定期对悬铃木进行修剪、剥芽,以减少结果量,去除果枝,减少飞絮的发生。但由于部分道路较窄、交通压力较大等客观原因,这些路段的悬铃木修剪等工作不能像其他路段一样施行,可能造成这些路段的悬铃木结果量与一般路段相比略多。

对此,绿化部门将在保证交通通行安全、市民正常生活有序的前提下,尽可能地对悬铃木进行修剪和养护。对于过敏体质人群,建议出行时尽量避开悬铃木集中种植的地段,或戴口罩、墨镜等予以防护。

记者探访

申城植被飞絮主要“敏感区”有这些

春末夏初,正是大批树木开花授粉之时。昨天,记者邀请沪上知名园林专家,高级工程师邬志星一同观察申城树木喷粉飞絮的情况。

中心城区:悬铃木之路 诗情画意也有“飞絮”痛苦

提起法国梧桐,总是给人以浪漫的感觉。可住在复兴中路附近的居民,面对这种挺拔的树木,却有种复杂的情怀。每年一到五月份,法国梧桐带来的漫天飞絮会让一些居民痛苦不堪。

在这里,只要定睛一看,就会发现路旁很多法国梧桐根部堆积着很多黄色的绒毛,并不断有绒毛从树上落下,大风吹起,黄色的绒毛成了“毛毛雨”向路边行人吹去。受此“毛毛雨”袭击,原本闲庭信步的行人不得不捂着鼻子和嘴巴,眯着眼睛四处躲藏。

环卫工人清扫着这些绒毛,“不及时清除,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,还可能堵塞下水道”。住在附近的居民早已配足装备:长袖衫和口罩。 

“不预防的话,一个个喷嚏会打得你出鼻血。 ”一名中年女子说。    

    邬志星说,法国梧桐属于悬铃木,是世界著名的优良庭荫树和行道树,有“行道树之王”之称。上海的中心城区大量种植着此类悬铃木和松柏类植物,但这种植物会产生大量飞絮,加上花粉和病虫害导致的分泌物,不时会有淡黄色的树木绒毛往下飘,“这个时候市民一定要戴口罩和防风眼镜,防止异物侵害。”邬志星说。

同样的情况在瑞金二路、陕西南路、衡山路、肇嘉浜路、淮海中路等中心城区都有出现。

田林地区:罗汉松之路 嫩绿“新芽”会喷洒花粉

宜山路是田林地区的主要道路。与中心城区不同的是,此处由于道路较宽,行道树一般栽种于人行道内侧。在这些行道树中,以广玉兰和罗汉松为主力。

广玉兰树姿雄伟壮丽,已有白色的花朵盛开于枝头。花朵形似荷花,细长的花蕊藏在其中。广玉兰的花期要比罗汉松滞后一些,可以持续到六月底。“广玉兰的花粉会一团团往下掉,规模也不小。”邬志星说。

 宜山路上的罗汉松数量非常可观,仅从柳州路到钦州路一段,即有数十棵罗汉松树。这些罗汉松个子不是很高,叶子却长得很密集。每根枝条上,都有一连串嫩绿细小的“新芽”。“这可不是新叶,这就是花。”邬志星说,用手轻轻一碰,“新芽”喷洒出一阵雾气,不懂行的人,还以为是树上的灰尘,“这就是花粉。 ”

邬志星介绍,罗汉松大批开花及花粉飘落的现象一般不会被人们注意,因其花朵较小,看上去像是长出了新叶,嫩绿细小,但花粉却不少。一株松树或柏树的花粉散发量可以达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,而且每一种植物的形态不一样。当大量花粉集中喷洒出来之时,就会如同迷雾一般在空中散开来。有的时候花粉带有颜色,步入其中,会让人感觉淋了一场“花粉雨”,十分壮观。

万航渡路、长乐路:枫杨树之路 “元宝”坠落絮状物

华东政法大学因为毗邻中山公园,绿树成荫,校门口万航渡路两侧栽种了种类繁多的树木,四季常青。近段时间,枫杨树的花粉却给过往行人带来了不便。

沿万航渡路向东,两旁的行道树郁郁葱葱,枫杨树因其独特的外形尤为醒目,远远望去,树枝上像是吊着一串串元宝。即便没有风,“元宝”上也有片片絮状物坠落,乃是花粉。这条路上,还有大量花粉量大的树木,例如胡桃、毛白杨、加拿大杨、构树等,这些树木大多开花至6、7月份。

“枫杨树根系发达,枝繁叶茂,比较适合临水种植。”邬志星说,长乐路一带也有大量的枫杨树,有一些枫杨树生长年代久远,树木早已成林,高大参天。发达的根系曾经顶起路面房屋地基,长长的枝条曾在大风天碰擦房顶造成坠物,花粉飞絮飘进居民家里困扰生活,有关部门对这些枫杨树进行修剪整形。昨天,沿长乐路一带缓慢行进,枫杨树挺立在道路两侧,似在为来来往往的孕产妇“站岗”。

万里地区:杨柳树之路 分泌物加病虫害致“飞雪”从万航渡路沿着江苏路一直向北,到达万里地区。刚出真华路地道,道路两旁的行道树变为杨树,漫天飞舞的白色絮状物体迎面扑来。这些飞絮大小不一,小的只有米粒般,大的堪比一只拳头,在微风中四下散开,不断往行人鼻子、眼睛里钻。

沿着真华路向东,富平路、广泉路、香泉路上飞絮的情况更厉害。一阵风吹过,飞絮像雪花一样飘落下来,道路两边的绿化带和低洼处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。 

“我本来坚持天天散步,这一个多礼拜却连窗也不敢开,进出都得带口罩。”家住附近中浩云小区的鲁女士说,她刚接读幼儿园的女儿回家,母女俩都带着口罩,可鲁女士还是觉得面部痒痒的,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洗脸。

富平路沿河还栽种了一批柳树。部分柳絮随风飘落到河里,部分柳絮也被吹到道路上,给附近居民造成困扰。家住中环花园的崔女士表示,最近一周,她都不敢开窗,风一吹,柳絮就透过纱窗钻进屋,刚洗的衣服晒在阳台上很快就沾上一层毛。

邬志星拾起一团飞絮捧在手里细看,飞絮像棉花一样白白软软,中间包裹着一颗米粒般的物体。“这就是杨树的种子,被包裹着吹向别处便于繁殖。”邬志星说,还有一些飞絮中空,是杨树开花后期的分泌物。

这些杨树大约四层楼高,已有七八年光景,枝繁叶茂,细细看去,不少树枝树叶上盘踞着大量虫子,有的叶子已被虫子蚕食得尽是窟窿。“正常的杨树本不该有这么多的飞絮,这是分泌物加上病虫害所致。”邬志星分析。根据他的观察,杨树上盘踞着大量白虱虫,这些虫子吃了树叶后的排泄物,对树木的刺激造成树木分泌物增多,以致大量飞絮飘落。

据邬志星介绍,杨树在上海的栽种面积非常广泛,除大华万里地区,普陀区的曹杨地区、浦东新区也被大量用作行道树。“近来温度节节攀升,病虫害问题刻不容缓。”邬志星建议园林部门尽快在这些植物生长稠密的地区采取措施保护,防止市民受到病虫害困扰。

专家建议

通过物理方法避免飞絮困扰

邬志星表示,近来正是大批树木开花授粉之时,其中,木本花粉量大的是松树、柏树、臭椿、悬铃木、槭树、洋白蜡、杉树、棕榈树以及各种枫树。草本花粉量大的是向日葵及地上长的野草高粱等。上海的绿化越来越好,花粉植物飞絮也就越来越多。飞絮中既有植物喷出的花粉花蜜,亦有虫害飞出的白粉病、白虱等等。四月到六月是树木和草本的繁殖时期,这是大自然的生态现象。如果依靠喷射药水等控制飞絮,一则可能收效甚微,二则可能摧毁植物的繁殖能力,影响植物物种。在这段时间,市民应该以预防为主,通过物理方法避免受到飞絮的困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《中国花卉网》